您的位置
主页 > 时尚快讯 » 正文

10岁小学生被同学用竹签射伤眼!法院通报一批案例,家长都应看看

来源:www.388v.cn 点击:888

牙签弩数据图表

近年来,校园伤害时有发生。如何编织一个全方位、立体的安全网,是学校和相关部门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最近,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对去年以来审理的校园伤害案件进行了梳理和分析,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和建议。

Case 1

一名10岁的学生被竹棍打伤眼睛

小雨(化名),她是塘厦镇一所学校的10岁学生。2017年12月5日,小玉在课间休息时被同学范晓(化名)用竹竿打伤左眼。手术后,小雨被诊断为外伤性白内障和屈光不正。

小雨的父母认为范晓带了竹竿来学校玩。除了范晓监护人的责任之外,学校忍不住责怪它。他们把范晓的监护人和学校一起告上法庭。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裁定,范晓监护人应承担70%的责任,学校应承担30%的责任,并分别赔偿23,460.9元和10,054.7元。

像小雨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小朋友玩耍和打闹而受伤并不少见。 东莞清溪镇小学生小林(化名)下课后跑步时意外与另一名学生相撞,导致脾脏破裂,后来被认定为七年级残疾。 学生的父母起诉学校未能履行其监护和管理职责,双方向法院起诉。 经法院调解,学校自愿赔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负责此案的刘超法官表示,未成年学生活泼好动,缺乏对行为风险的认识和控制。他建议学校在课堂上传授基础知识的同时,积极开展各种安全教育活动。家长还应加强学生在家时的安全教育,提高学生的安全意识和法律意识,避免不正当行为伤害伴侣。 同时,建议投保校园责任险和人身保险,以防学生在学校受到意外伤害。

profile

case 2

教师把一个5岁的孩子独自留在屋顶上,从大楼上摔下来

2014年11月18日中午,5岁的小新(化名)在幼儿园小睡时和其他学生玩得很不开心。黄老师带着小欣到三楼屋顶批评教育他,然后把他一个人留在屋顶上,关上他身后屋顶上的铁门。 三分钟后,黄回来了,发现小辛摔倒在一楼,受了重伤。 事故造成面部骨折畸形愈合和外伤性癫痫等后遗症 经鉴定,小辛的伤势属于二级重伤。黄因疏忽造成严重伤害被法院判处一年徒刑。

幼儿园后向小新的父母承诺他们将负责治疗。然而,随着医疗费用的增加,双方在赔偿问题上开始产生分歧,许多谈判失败了。 2018年3月,小新的父母将幼儿园和黄告上法庭。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幼儿园作为用人单位,应对黄晓欣在履行职责过程中造成的伤害事故负全部责任。 最后,法院裁定,除了已经支付的31万元外,幼儿园还应赔偿小新超过75万元。

负责此案的法官陈琴表示,虽然此案纯属意外,但仍应关注少数学校教师教学方法不当的问题,并建议学校加强教师培训管理和师德教育,规范教育教学行为。 注意加强校园视频监控管理,及时发现和消除安全隐患,最大限度避免事故发生,同时有助于取证和纠纷解决责任的区分。

Case 3

Social Youth多次敲诈勒索学生

萧郎(化名)是东莞昌平镇一所中学的学生。自2017年以来,社会青年马云多次出现在往返学校的路上,向他索要钱财。 在马云的暴力威胁下,萧郎从家里偷了四次黄金首饰,并以高价卖给了马云,但马云没有放他走。相反,他加强并教唆他勒索他的同学。

萧郎不是唯一受害的学生。他所在的高中和昌平镇的另一所高中的许多学生都被马和白敲诈了。其中五人还被教唆向同学勒索钱财。 2018年5月9日,马和白被公安机关抓获。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经审理发现,马通过上述方式向包括萧郎、白崇禧在内的5名学生共勒索6760元,向13名学生勒索9823元。 最后,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分别判处这两人一年两个月和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并处8000元和1万元罚款。

负责此案的李哲法官表示,校园暴力和伤害的有效预防应建立在联合预防和治疗的基础上:建议公安机关联合学校加强校园及其周边地区的安全管理,如设立警察局或定期在公安岗亭巡逻。学校和家长应加强对未成年学生的安全教育,提高他们的自我保护能力和意识,并及时向教师和家长通报暴力事件。对于遭受暴力的学生,学校和家长应密切关注他们的心理状况,及时给予心理干预和治疗,尽快摆脱暴力留下的阴影。

案例4

忙于工作的父母孩子们在滑梯上受伤

一些父母认为在送孩子上学时,教育和监督的责任在于学校。如果孩子们在学校受伤,学校应该承担全部责任,事实并非如此。

小倩(化名)是东莞昌平镇一所幼儿园的学生。他的母亲在幼儿园做卫生工作者。 2018年1月4日,放学后,小倩在幼儿园玩滑梯。他不小心从滑道上摔了下来,导致头部受伤,被送往医院治疗。 小倩被认定为十级残疾

事故发生后,小倩的母亲和幼儿园就事故的责任争论不休,最后向法院起诉。 幼儿园声称,当时老师把小倩交给了她的母亲,而小倩的母亲认为老师没有把小倩交给她,她在事件发生时还没有完成工作。

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通过获取幼儿园监控录像确认了案件事实。小倩和他妈妈一起去滑梯玩。已经是离开公园的时候了。附近没有老师。小倩的妈妈没有要求或告诉老师照顾她就离开了滑梯,而是把未完成的工作留给了她自己。 因此,法院认为,萧乾受伤时在母亲的监督下,幼儿园不承担赔偿责任。

负责此案的法官陈琴说,学校和家长都有责任确保学校学生的健康和安全成长。 在要求学校承担责任的同时,家长也应该反思自己的责任是否得到了履行,特别是在接送学生的过程中要注意安全防范。 父母和学校应该保持良好的沟通。家长应积极配合学校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创造良好环境。 (全媒体记者尹晋中、王子喜、记者钟子伟、全媒体编辑柳承志)